南方调查丨候鸟栖息地竟“长”出连片捕鸟网
作者:合肥市私家侦探  来源:http://www.szqljg.com/  发表时间:2023/11/13 16:23:57  点击:212
湿地,地球之肺,亦是候鸟家园。   汕尾陆丰临海地区小微湿地众多,每年冬季候鸟南下,在临海的万千湿地内栖息过冬。近日,记者在陆丰潭西镇调查发现,该镇部分村庄外的草滩、农田、湿地中“长”出连片捕鸟网,水岸林地中也暗藏捕鸟装备。候鸟被鸟媒号子吸...

湿地,地球之肺,亦是候鸟家园。

  汕尾陆丰临海地区小微湿地众多,每年冬季候鸟南下,在临海的万千湿地内栖息过冬。近日,记者在陆丰潭西镇调查发现,该镇部分村庄外的草滩、农田、湿地中“长”出连片捕鸟网,水岸林地中也暗藏捕鸟装备。候鸟被鸟媒号子吸引,误入网中,羽翼被缠,再难逃出生天。这些落网候鸟随后被收走,卖给鸟贩子。

11月7日清晨,护鸟志愿者摸排田间的鸟网,发现已有鸟类因网缠绕致死。

  11月7日清晨,护鸟志愿者摸排田间的鸟网,发现已有鸟类因网缠绕致死。

  现场:隐藏网丝成候鸟折翼陷阱

  广东是北方候鸟南迁过冬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近年来,广东持续加强对秋冬季候鸟的保护工作,从2019年1月1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全省全面禁猎野生鸟类五年,并在全国率先修订实施《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同时,每年在候鸟迁徙季推出候鸟护飞等专题行动。

  日前,广东省林业局以省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部门间联席会议名义印发了《关于切实做好2023年秋冬季候鸟等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紧急通知》,明确各地、各部门要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组织力量加强候鸟及其栖息地的管护巡护,加大对出售、利用、运输、寄递等各环节的监督检查力度,严厉打击非法猎捕、交易和食用候鸟等野生动物的各类违法行为。

汕尾陆丰潭西镇,当地小微湿地密布,是候鸟南迁的目的地之一。

  汕尾陆丰潭西镇,当地小微湿地密布,是候鸟南迁的目的地之一。

  记者近日接到护鸟志愿者报料,汕尾陆丰市潭西镇一些村子周边有人违法捕鸟售鸟。仅11月6日一天,志愿者李洋(化名)就在这里的农田解救了五只落网候鸟。

  分布于沿海地区的小微湿地资源丰富,是广东省湿地资源的独特组成,保持了浅滩、芦苇荡、水葱等原生态风貌,并与周边农田相辅相成,湿地生态系统环境良好,水鸟资源丰富,生态功能上成为越冬候鸟的重要栖息地。陆丰潭西镇则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潭西镇地处陆丰西南、螺河下游,距海边仅十公里。这里河网密布,是水稻种植大镇,也是“三鸟”养殖重地。每年11月后,河网相间的草滩、农田、湿地内,可见成群候鸟在此栖息,其中有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白琵鹭、白额雁、紫水鸡等。今年1月,潭西镇东山村的小微湿地还曾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东方白鹳和黑脸琵鹭等稀有鸟类。

  11月6日,记者根据李洋提供的线索,走访潭西镇深港村、仁香村、丰盛村等村庄周边的湿地、农田。开车由村庄外经过,远远可见水田里却“长”出一根根四五米长的竹竿。走近一看,这些竹竿撑起丝网、相连成片,成为候鸟极易折翼的陷阱。

一处田埂上的捕鸟网遮天蔽日。

  一处田埂上的捕鸟网遮天蔽日。

  在潭西镇深港村西侧,连片农田内,数十根竹竿连成巨大的捕鸟网。6日当天,一只池鹭悬挂丝网之中,极力挣扎,尚未被猎鸟者收走。候鸟落网后,翅膀最易受伤。李洋用剪刀耐心剪开鸟网,才能将鸟救出。李洋想在现场放飞一只被解救的鹭鸟,但鹭鸟翅膀已经受伤,扑棱了几下翅膀后从空中掉落,只能伏地而行。

11月6日,一只今年被列入国家“三有”保护名录的扇尾沙锥被鸟网缠住。

  11月6日,一只今年被列入国家“三有”保护名录的扇尾沙锥被鸟网缠住。

11月6日,志愿者解救被鸟网缠住的扇尾沙锥。

  11月6日,志愿者解救被鸟网缠住的扇尾沙锥。

  这片农田周边林木内,也暗藏陷阱。午间,农田内人迹难觅,却有呱呱鸟叫从附近林中传出,声音来自模仿鸟叫的扩音器,在此栖息的一些候鸟闻声飞往林中。走进林间,只见地面摆放多个黑色捕鸟夹,多只候鸟被困其中,越挣扎、就被夹得越紧。

  “它是被捕鸟者的号子吸引过来的。”李洋说,这些扩音器又被称为“鸟媒”,播放相似鸟类的叫声吸引候鸟靠近陷阱。

11月6日,田地里发现通过模拟鸟鸣来诱捕鸟类的“鸟媒”外放器。

  11月6日,田地里发现通过模拟鸟鸣来诱捕鸟类的“鸟媒”外放器。

  在潭西镇仁香村南侧的农田里,鸟网更为密集。记者通过无人机航拍发现,整片农田里,有小池塘或临水滩地的地方,都会被插上竹竿结网。为了捕获野生候鸟、鸭子,一些水塘内,捕猎者甚至安放了鸭子模型来吸引同类。

  调查:捕鸟者夜间摘“果子”,售鸟者清晨收货

  走访潭西镇过程中,候鸟误入捕鸟网的景象让人揪心——仁香村外一处仅3米长的捕鸟网上竟然同时挂着五只鸟,有几只甚至已风干。

当地不少鸟网疑似依旧弃用,有些鸟网无人收鸟,死亡候鸟已然风干。

  当地不少鸟网疑似依旧弃用,有些鸟网无人收鸟,死亡候鸟已然风干。

  “落网的鸟,就像他们的‘果子’,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来摘一次。”李洋告诉记者,捕鸟者通常在夜间和清晨进场收网。

当地一处湿地的水面上,被放置了三只野鸭模型,据志愿者介绍,该模型是为了诱捕野鸭。

  当地一处湿地的水面上,被放置了三只野鸭模型,据志愿者介绍,该模型是为了诱捕野鸭。

  11月6日晚上,仁香村外的农田里不时传来不同的咕呱鸟鸣。“鸟号子一响,说明开始捕鸟了。”李洋说。通常捕鸟人会在傍晚打开鸟媒,夜里则每隔三五个小时到鸟网附近巡看是否有“收成”。

  据当地知情人士反映,此地捕鸟者有的是附近居民,有的年龄较大、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但在6日晚,记者却在仁香村外捕鸟现场遇到几名较为年轻的捕鸟者。夜里10时许,记者看到农田里手电筒灯光闪烁,走近询问得知,打灯者正是来此捉鸟的。一个捕鸟者将两只野山鸡装入麻袋后告诉记者,“大的有一斤多”。同时他表示,还有一个同伴仍在田间捕鸟,“开了噪音机,人靠近的时候鸟就听不到,方便抓。”

11月6日深夜,一名盗捕人员用手摁住刚捕获的黑水鸡。

  11月6日深夜,一名盗捕人员用手摁住刚捕获的黑水鸡。

  问及这些落网之鸟的去处,捕鸟者则答,“就是抓来卖的,大的一般50块一只。”记者询问是否可以现场购买,被对方拒绝,随后,捕鸟者匆匆收网离开现场。

  当地有村民告诉记者,捕鸟者通常天亮前最后一次收鸟,之后会关闭鸟媒,把鸟拿去卖给收鸟的贩子。

收鸟点内,有人将捕获鸟只送来。  南方+ 董天健 拍摄

  收鸟点内,有人将捕获鸟只送来。董天健 摄

  11月7日早上7时许,潭西镇农贸市场附近一处水产档口,正门未开,侧门却已人来人往。不断有人骑着摩托或开车停在附近,司机拎着麻袋来到档口。记者发现,送来的货物正是被捕捉到的鸟只。

  这些麻袋在店里不会停留太久,一两个小时内,就有人开着面包车来到档口收货。对于外来的陌生面孔,档口经营者显得格外谨慎。记者在店前询问是否有野味卖,经营者立刻回复“没有卖过野味”。

  难题:部分群众爱鸟意识不足,捕鸟乱象时有反复

  近年来,汕尾市积极筹备出台有关法规,通过开展湿地巡护宣传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等举措,对相关违法行为实施严厉打击,保护汕尾独特的小微湿地资源和湿地鸟类。但在潭西镇一些地方,仍有一些人爱鸟护鸟意识不强,民间捕鸟行为时常反复。早在2018年,汕尾当地自媒体就曾多次曝光过潭西镇内曾出现捕鸟等情形,2018年5月,本地网友曝光了有人在潭西镇崎头村村后小山一信号塔附近架设捕鸟网,呼吁应该制止;同年12月,当地网友发文称,潭西垃圾处理站后面一座小山上,疑似有人设网捕鸟……

11月7日,志愿者在解救一只被网缠住的乌鸫。乌鸫已被列入国家“三有”保护名录中。

  11月7日,志愿者在解救一只被网缠住的乌鸫。乌鸫已被列入国家“三有”保护名录中。

  记者在潭西镇走访中发现,面对村子水田周边架设连片捕鸟网,本地村民有时却显得无可奈何。记者向当地居民询问是否知晓捕鸟网由何人架设,居民则回复,“别人用来抓鸟的,我们总是喊他们不要来,但是管不住。”

  同时,有些农地内的鸟网竹竿有被切断的痕迹,但被砍断的鸟网未清理走,仍有大批散落在水田周边,若候鸟驻足稍不小心,就会陷入网中。

11月7日,志愿者给一只刚被解救下来的池鹭喂水。

  11月7日,志愿者给一只刚被解救下来的池鹭喂水。

  调查过程中,记者看到李洋从捕鸟网上解救下池鹭、牛背鹭、黑水鸡等候鸟,据了解,这些鸟都属于“三有”保护动物(有重要生态价值、有科学价值、有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且属于广东省重点保护鸟类。

志愿者放生被解救的扇尾沙锥。

  志愿者放生被解救的扇尾沙锥。

  11月中旬正是候鸟迁徙高峰期,前来潭西镇的候鸟越来越多。捕鸟网不除,候鸟难安栖。只有根除捕鸟网、斩断交易链条,候鸟们才能在此度过一个安全温暖的冬天。